序 | 写在“小鹰财经社”上线之际……

2021-03-19

微信图片_20210319115307.gif

我来自小县城,大学毕业后在广州扎根十余年,成为一名新广州人。一年年地“宅”在大城市里,对家乡的印象甚至还停留在遥远的高中时期,归结起来无外乎:穷、脏、乱、差、还有街头的小混混。直至2016年,我开始下沉市场的创业之旅,小城和农村重回视线时,不只是焕然一新,更有脱胎换骨的感觉。从每年走十几个城市,到每年走五六十个城市,我又发现:自己不仅对家乡不太了解,对中国更不了解。


前阵子,丁真火了,很多网友以为他是西藏小伙,一顿科普后大家才知道,他是四川的藏族小伙。同类的问题:延安在哪(个省)?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,在大庆、克拉玛依还是延安?我们是炎黄子孙,炎帝故乡在哪里?三国的刘备,是四川人吗?你确定?!

111.jpg

我走过中国人口最大的县城:安徽临泉,临泉县总人口230万,国家级贫困县,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2.3万人,2020年4月29日,临泉搭上安徽省最后一批实现脱贫摘帽的班车。我走过广西十万大山里的贫困县城:上思,全县早在2018年4月就已实现脱贫摘帽,看到的是“没有穷人,只有懒人”。我专程跑到陕北革命老区,在黄土高原深处的小村庄里,看到留守老人们的生活宁静,精神饱满。我不死心,又跑到曾经中国最穷的地区:甘孜州,去到了甘孜州“最穷”的县城:雅江。


1.jpg

这几乎是雅江县城的全貌


在雅江,这个藏民为主的地方,我想起一个段子:一个藏族学生考上了北京的大学,同学们都很好奇地和他交谈。这位藏族同学说,他父母卖了一头牦牛他才来了北京。起初,同学们都以为他父母供他上大学很不容易。后来才知道,他家有几百头牦牛……


2.jpg

塔公草原上藏民放养的牦牛


不要再试图到山区、到农村去寻找印象中的贫困人口了。“新型贫困人口”是那些隐藏在大城市里,欠了一屁股房贷、车贷、网贷的人!

222.jpg

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这句话最早是徐启斌说的。徐启斌,男,四川眉山市东坡区复盛乡人。这位被地方百姓称为“路县长”的父母官,发展经济的思路得到了中央的认可,1982年交通部将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向全国推广。从此,中国这个“基建狂魔”便一发而不可收。


3.jpg

318国道上航拍的“天路十八弯”


不管在黄土高原还是川藏高原上的国道,每一条都是风景,而很多都是最近五六年建成通车或升级改造完成。查阅一下资料,2019年底,中国公路总里程数达到501.25万公里,高速公路总里程数达到14.96万公里;中国的铁路营业总里程达到14.6万公里,高铁营运总里程达到3.9万公里……这是一串令世界各国感到绝望的数字。

然而,“路”还有另外一条。1992年,美国总统克林顿实施“信息高速公路”计划,作为冷战结束后振兴美国经济的重要举措。这一计划,不仅让美国在信息时代引领全球,更是让克林顿赢得连任并被不少人称为二战后最优秀的美国总统。斗转星移,18年后地球的另一端,中国69.15万个行政村实现了光纤网络、4G网络双覆盖。在雅江,这个城区人口只有1万出头,被本地人戏称为中国城区面积最小的县城,实现了5G覆盖。有意思的反差是,不少出国的朋友回来后,抱怨最多的是:国外的网络太烂了!

雅江苏宁易购的老板和我们说:雅江最近十年脱贫较快,主要是路和信息通了,经济发展就有了基础。中国人,对“路”有着更深刻的理解!


4.jpg

四川省雅江县苏宁易购门店内


333.jpg


革命圣地延安,我们原本计划一个小时参观完“延安革命纪念馆”,结果一整个上午不由自主地沉浸在里面。


5.jpg延安革命纪念馆内


难怪本地人说,包括马云、刘强东在内的企业家,每每企业发展遇到大的瓶颈时,就会来到延安,再次走进延安革命纪念馆。并称,有一次马云在“延安整风运动”前驻足良久,回去后便对阿里巴巴做了大刀破斧的调整。

这样的野史,我们不好断定真假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但凡参观完延安革命纪念馆的人,都不由感慨我们的革命史绝对是人类历史上一次伟大的“创业”。我们多数生于建国后,对于革命史更多是通过前辈留下的印记去了解。在延安,正好迷上《可可托海的牧羊人》这首歌,一首适合35岁以上,有所经历的男人听的悲伤情歌。关键,不在于歌词,在于搜索“可可托海”这个地方后,不由对这里发生的那段奋斗史感到敬佩。


444.jpg

这几年,一二线品牌扎堆冲向下沉市场,但很多品牌对下沉市场还处在“打卡调研”阶段,理解更是穿越到“人傻钱多速来”、“优惠刷墙地推”的古代。


早在五六年前,这样的商业体就已经在三四线城市遍地开花,母婴市场也比一二线城市更早进入洗牌阶段,而且90后“移动互联网原住民”同处于无差别消费理念的时代。一二线人民啊,不要急功近利地想着如何收割三四线人民!


6.jpg

宝鸡市银泰百货

市场,向来与人文融为一体。以广东为例,其它省份对广东文化的理解主要基于岭南文化,印象最深的是“扑街”这样的广普。然而,广东有三大地域文化:以广佛为代表的岭南文化、以潮州为代表的潮汕文化、以梅州惠州为代表的客家文化。这三种文化从语言、饮食、观念、风土人情都截然不同。

再说苏州,都知道这里的丝绸、园林与唐伯虎,但很少有人知道苏州是中国第一大工业城市,数百万的产业工人云集于此。更少有人知道,一个紧邻国际大都市上海的苏州,是一个没有夜生活的南方城市。


7.jpg苏州市小园楼餐馆


晚上八点的步行街边,偌大的餐馆仅一桌有人。晚上八点半,多数街道已是冷冷清清…隔着牌子,你都能感受到地方政府的着急:八点半,大伙出来逛逛街啊!


8.jpg摄于苏州市平江历史文化街区


更有意思的是,2019年苏州的新生儿出生率跌破10‰,仅8.68‰。远低于广州(14.86‰)、武汉(12.8‰)、合肥(12.65‰)、杭州(11.1‰)等南方主要城市。唐伯虎的后人们,真是令人匪夷所思!

所以,各地市场怎么搞?“千城千面、一城一策”!

555.jpg

各地的城镇,道路普遍变得越来越干净,广场舞越跳越起劲,“牛皮癣”广告少了,“卖切糕”的不见了,连街头小混混打架也好久没听到了…这些不是某个地方的积极变化,而是近几年全国一盘棋的大变化。然而,城镇化的另一面,我们在山村看到了另一种坚守。


9.jpg


10.jpg延安市安塞区山村的留守老人



这些留守老人们,他们并不贫穷,子女基本都在城里,医保社保也已覆盖到。他们也许是不适应城里的生活,又或许舍不得自己那几亩地、几棵枣树、几头小山羊…老人们选择了留守,自己种点蔬菜瓜果、用小毛驴拉磨、用碳烧火做饭,坚守着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生活方式。

每每看到这一幕,都会有些伤感:如果这一代留守老人们离去,很多东西我们只能在景区里看到,以表演的形式看到。


11.jpg

陕西省延川县,拖着“拉拉车”的山村留守老人



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!中国社会纵深之大,远超想象,无法用一两个缩影读懂。唯有走遍中国,才能读懂中国!五年下沉创业之旅,萌生一个人生梦想:走遍中国、读懂中国!并把它记录下来,讲给“宅”在大城市里的人听……

12.gif